科技声援,中非配合新气象-新华网

  20多年从前了,当初已是中科院武汉动物园副主任、中非联合研究中心主任的王青锋,对本报记者谈起那段往事时仍很吊唁。在乍得的经历不仅让他对非洲有了感情,更萌生了推动中非奇特开展科研的主张。他认为,一方面,在宏观生物学领域,出于科学发展需要,中国有必要而且也有前提走出国门,开拓研究视线;另一方面,非洲国家虽有生物多样性维护方面的研究需要,但大多面临技术掉队、人才缺乏的问题,一时难以独立开展研究。因此,合作对双方都有必要。

  乔莫?肯雅塔农业科技大学农学系主任大卫?姆布鲁传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肯尼亚的部分地区因为气候干燥和环境恶化等起因,泥土沙化较为重大,农作物产量始终较低,现在我们正在通过和中非联合研究中心的合作解决土壤沙化问题,同时也正在将中国成熟、先进的农业技术带进肯尼亚,培育适合肯尼亚成长的高产作物,帮助解决非洲地区的食粮危机,促进当地社会经济发展,大家因而送给他活舆图的绰号首先要做的。”

  目前,中非联合研究中心根据非洲资源的分布和地域特点,以肯尼亚、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等技术需求强烈并与中国有着长期友爱关系的国家为合作基点,有重点、分品位地建设了包括非洲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利用分中心、非洲生态与环境研究分中心、非洲资源遥感联合研究分中心、非洲微生物及流行病操纵研究分中心以及古代农业研究与示范分中心在内的5个分中心,60多位中国科学家通过这些平台在非洲发展科学研究,为解决非洲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所面临的粮食缺少、环境传染和感染病盛行等重大事实问题作出了重要贡献,也大大提升了非洲国家在相关领域的科技水平和人才培养才干。

  谈到与中国共事一起工作的感想,吉图鲁表示:“在科研范围,咱们从中国共事那里学到了常识,这是一种友人与友人之间的配合。常识不是‘从上到下’的传输,而是等同交流,彼此学习,我称之为‘真正的合作’。中国不像西方那样以‘募捐者’的角色浮现。研究中央合作的基础是友谊,这既是当初的故事,也是我与王青锋教养的故事。”

  截至目前,中科院已向中非联合研究中心6个专业试验室供应了价值200余万美元的精致仪器设备。乔莫?肯雅塔农业科技大学微生物专家朱丽叶教学对本报记者说:“研究中心的仪器装备不仅在咱们大学是最进步的,在全体肯尼亚也金榜题名。”对即将和中国科学家开展的合作,朱丽叶充满等候:“在研究中心工作的中国科学家都是在微生物领域具备非常高水平的学者,这是一次宝贵的学习机遇。肯尼亚与中国各具优势,通过合作研究可能发挥合力,产生‘1+1>2’的成果,实现对非洲沾染病的监测和控制,打造非洲风行病的预警信息平台。”

  中非科技合作新模式的开荒者

图集

  在中非联合研究中心采访期间,中心联合实验室中肯基本调研对接会正在举行。来自中国和肯尼亚的数十名科学家就最新研究方向、下一步合作研究重点等议题交换见解,还对联合实验室的可连续运行和管理模式进行了探讨。

  促进非洲科技创新的助力者

  中非联合研究中心开创了我国对非援助和国际科技合作的新模式。中科院国际合作局副局长李寅对本报记者说:“中国在增加对非援助的同时,强化‘授人以鱼,更授人以渔’的理念,将‘输血’和‘造血’相联合,威尼斯人www.4886.com,把辅助非洲国家自主发展作为中国对非支援的新形式,赞助非洲开展科技巧力建设,增强科技自主创新才能。”

  肯尼亚籍学生皮特?莫颂果是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农业资源研究中心的一名硕士在读生,本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中非联合研究中心同中国导师一起进行农作物研究。莫颂果说:“正是由于中国政府的援助,我才有机会到中国攻读硕士学位。研究中心的设破为非洲科技发展发现了良多有利条件,很多有潜力的年轻非洲学者能借助这一平台,就可能搅扰乳腺内部的畸形代谢省得紫外线加,到中国科研机构学习、工作,并用他们所学造福非洲大陆。”

  1999年,肯尼亚学生罗伯特?吉图鲁来到武汉大学师从王青锋攻读动物学博士学位。本来有机会去欧美国家学习的他以为,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有更多的发展教训可能与肯尼亚共享。2002年,吉图鲁毕业后成为乔莫?肯雅塔农业科技大学植物学系的一名老师。从此,在王青锋和吉图鲁的独特推动下,中肯两国科研人员在生物多样性等领域的研究合作一直加强。2013年5月,中非联合研究中心正式成立,吉图鲁成为研究中心的非方主任。2016年,在乔莫?肯雅塔农业科技大学原来的一片荒地上,白小姐中特网,中国援建的中非联合研究中心主体建造竣工并投入运用。

+1 【纠错】 任务编辑: 徐海知 李雪梅

  中非联合研究中心迄今已开展对非科技人才专业技术培训16次,为非方培训专业技术人员180余名,遍布非洲10多个国家。中国科学院大学奖学金计划和中国科学院?第三世界科学院院长奖学金盘算等,已接受122名非洲留学生攻读硕士或博士学位。这些留学生毕业回国后,将加强非洲的科技巧力建设,并进一步促进中非科研合作与交流。

  参加对接会的李寅对本报记者说,中非结合研讨核心开启了“一带一路”建设的新维度。近年来,中科院始终探索以科技创新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新模式,通过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度建设科教基地,增进了当地国民经济发展跟重大民生问题改进,使科技立异成为实现民心相通、打造翻新之路的主要途径。

  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市郊的乔莫?肯雅塔农业科技大学校园内,一座被称作“友谊亭”的中国古典凉亭分内醒目。友谊亭四处绿树掩映,鲜花盛开,一幅活气盎然的景象。就在多少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地。不远处,就是中国政府在海外援建的第一个大型综合性科教机构??中国科学院中非联合研究中心。研究中心的外观与四周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内部各种提高实验设备一应俱全。近日,本报记者走进该中心,倾听中国科技工作者的非洲故事和中非科技合作的“好声音”。

  吉图鲁在接收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政府无私援建中非联合研究中心,让中心成为播撒合作共赢种子的友好使者,并极大地先进了肯尼亚的科研程度。以此为重要平台,非中双方的科研合作成果将逐步惠及全社会。”

  1996年,当很多中国人还在通过《乞力马扎罗的雪》《走出非洲》等欧美电影来了解非洲时,时任武汉大学讲师王青锋就作为援非专家前往乍得,第一次踏上了非洲的土地。从此,他跟非洲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乍得时,出于植物学专业本能,我业余时间就背上标本夹,骑上摩托车去野外科考。当地人会既好奇又亲切地跟我打号召。孩子们三五成群,跟在我的车后面跑,等我停下来就帮我拎包、扛标本夹、主动问我到哪去,需要什么标本,而后帮我采集。”

  肯尼亚副总统威廉?鲁托在评估中非联合研究中心时说,技巧创新有助于肯尼亚解决清苦等问题,对实现经济繁荣与国民幸福存在重要意思,中国的帮助将让肯尼亚在非洲科研与创新领域占据中心地位。(记者:王云松 刘仲华 裴广江 李志伟 吕 强)

  该中央成破5年来,中非双方合作履行了45个合作科研名目,联合出版学术著述6部,协作发表研究论文160余篇。该中央已成为中非在科研范畴发展合作和人才培养的重要平台,而这与中非迷信家对科技配合新模式的努力开辟、辛劳摸索是分不开的。据中心副主任严雪介绍,除非方科研职员外,中科院17个研究机构每年派50多名科学家关山迢递来到非洲进行合作研究,中方派驻肯尼亚的科研治理团队也为研究中心的经营作出了重要奉献。

  播撒合作共赢种子的友好使者

  在促进非洲生态环境保护、推动非洲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中非联合研究中心传播了友情,加深了中非双方的理解。“作为一种翻新模式,中非联合研究中心体现了中国对非援助工作思路的转变,从传统的‘硬件’建设转向了更具科技含量的技能、管理等‘软件’声援。这种转变更合乎当地政府和人民的须要,是民生工程,也必将进一步加深中国和非洲公民的彼此懂得跟信任,促进中非友谊向深度发展。” 王青锋说。